張作霖的六夫人馬岳清生平介紹

2019-02-12 16:54:46 來源:互聯網 編輯:風云

  張作霖的六夫人名為馬岳清(亦叫馬月清),是張作霖娶進門的最后一位夫人。在帥府內,人們習慣稱她為岳姑娘或六太太。在張作霖的六位夫人中,只有她沒坐過花轎,沒披過蓋頭,也沒與張作霖拜過天地,當初是以丫環身份走進帥府的。

  十五歲被賣進戲班

  1905年農歷五月廿八日,馬岳清出生在河北省獻縣大河村一個非常貧苦的農家。祖父是個老實忠厚的佃戶,給村里一戶姓馬的本家扛長活。父親雖然有編筐、編席子的手藝,但始終過著朝不保夕的苦日子。

  馬岳清是馬氏姐妹三人中最小的一個,13歲時就與兩位姐姐一起隨父親下地,犁田撒糞,拔草施肥,樣樣精通。馬岳清與兩位姐姐所不同的是喜歡聽歌唱戲。晚清年間,河北鄉下盛行河北梆子和哈哈調。每當北京和天津的戲班子來到她的家鄉大河村,年幼的馬岳清不論地里的莊稼活多忙多累,她都要抽出時間去聽戲。有時甚至追隨戲班子到遙遠的他鄉,直到聽夠了為止。

  馬岳清不但喜歡聽戲,還熱衷于唱戲。因為天生就有唱戲的潛質,嗓音又好,她很快就學會了《大西廂》、《彩樓配》等傳統戲。有一年元宵節,北京一個評劇戲班來大河村唱戲,十幾歲的馬岳清聽了一場沒聽夠,居然跟隨著戲班子從大河村走到小河村,又追看到二十里外的馬架堡。戲班的藝人發現馬岳清不但對評戲如癡如醉,而且還會唱幾段著名的唱段,便極力鼓動班主將有天賦的馬岳清帶到京城去學戲。馬岳清本已答應,可父親卻追到馬架堡,把馬岳清連推帶扯地帶回了家。

  馬岳清15歲那年,家鄉遇上水災,不但莊稼顆粒無收,而且房子也被大水沖倒。就在全家為今年的生計犯愁時,天津萬花戲班的班主劉明海在大河村路過,意外地發現清麗可人的馬岳清居然會唱評戲。便與馬岳清的父母商量,希望馬岳清能參加他在天津的萬花戲班。

  馬岳清的父母本不愿意女兒這么小的年紀就遠離家人,遠離故土,但劉明海出的價錢很讓馬岳清的父母心動。為了全家人渡過難關,只好違心地把馬岳清賣給萬花戲班當藝徒。

  馬岳清隨劉明海到了天津,實現了自己從小就夢寐以求的愿望,馬岳清喜得連夢里都帶著笑。然而,當她真正地走進戲班的排練場,她才知道,學藝唱戲可不是好玩的事,不但要起五更爬半夜,而且還要忍受班主和師傅的責打。稍有空閑,還要為班主家買菜看孩子,稍有不慎就要受到打罵,遠不像她在鄉間所想象的那么愜意。

  馬岳清到天津劉家班學藝不久,第一次奉直戰爭就打起來了。張作霖的東北軍駐進天津后,劉明海因為得罪了東北軍的一個團長,劉家班吃了官司,遭受了查封。剛剛16歲的馬岳清只好從劉家班出來,到了另一個名叫“慶春班”的戲班子。這以后,馬岳清就在天津各戲班間走來串去,開始了她酸甜苦辣的藝伶生涯。

image.png

  十八歲委身張作霖

  馬岳清見到張作霖時,是在天津南市廣興里的天寶班。天寶班的班主姓李,外號叫“小李媽”,是軍閥孟恩遠的同鄉。為了攀附權貴,當然也為了多賺錢,“小李媽”常常把班里的姑娘們給軍閥送上門去,供他們風流、享樂。在這種環境中度日的岳姑娘,早已厭倦了那種被肆意欺辱、蹂躪的生活,幻想著有朝一日,能有一位“貴人”降臨,救她脫離苦海。

  1923年秋天,張作霖因為軍政要務常去天津,住在天津“恒聚德”軍衣莊。張作霖在天津一落腳,“小李媽”好像餓貓聞到魚腥一樣,馬上來了精神,她立即挑出包括馬岳清在內的幾個姑娘,給張作霖送了來。這七八個姑娘,個個姿容秀麗,打扮得花枝招展。張作霖自從有了五太太壽夫人以后,已經安分了許多,對這類事情興趣大減。但同來的隨從們卻鼓動說:“你看那位高挑個女子,一臉福相,肯定旺夫!”張作霖這才細細打量,只見這群女子中,有一位恬靜、靦腆的高挑個少女,圓圓的臉蛋透著忠厚,微微上翹的嘴角似乎永遠在微笑,還有那飽滿的天庭,挺闊的鼻子……“福相!有福之人!這樣的女人一定會給男人帶來好運”,他情不自禁地這樣想著,動了心思。

  張作霖雖然統率千軍萬馬,但他卻特別迷信。為這,有兩名算命先生常出入帥府。他每遇疑難不解的問題或非常棘手的軍政大事,都要讓他們算卦,以卜吉兇,然后照卦行事。眼下,他看到了岳姑娘的長相以后,就又想起了關于“福相”一類的說法。于是,娶來做“護身符”的念頭開始縈繞在心。

  岳姑娘跟張作霖接觸以后,有一種不同以往的感覺。他很少像其他男人那樣魯莽、粗野地對待她。跟他在一起,她不必提心吊膽,甚至有時在頭腦中還時時幻化出倚他為父、尊他為兄或甘心做他的小丫環之類的想法。她對他的依戀漸漸加深了,在一個明月如鏡的夜晚,馬岳清潸然淚下,乞求張作霖說:“救我出去吧!我什么都會干,我會感激你一輩子的。”張作霖當然希望這顆“福星”能夠時刻追隨著自己,使自己官運亨通,步步高升,便一口答應下來。當時張作霖仍寵愛著五夫人,礙著五夫人的面子,他沒有立即把馬岳清帶回帥府,而是在天津找個房子將馬岳清暫時安置下來。

  張作霖回到奉天大帥府后,眼前時?;蝿又R岳清的身影,有時說著說著話便突然走了神。聰明心細的壽夫人看出了端倪,又在張作霖的隨侍人員中了解到真相。當壽夫人知道張作霖之所以沒將他所喜愛的馬岳清帶回帥府,是擔心有傷自己的感情時,壽夫人被感動得落了淚。這年年底,壽夫人瞞著張作霖親自去天津將岳姑娘接到奉天。

  張作霖在家里突然見到分別已久的馬岳清,喜出望外,對善解人意的壽夫人更加敬重了幾分。然而,還有一道難題擺在張作霖面前,馬岳清的戲子出身,使他沒法給她名分。正當張作霖左右為難之際,又是壽夫人替張作霖解了難。壽夫人以自己新買的貼身丫環的名義,將馬岳清安置在自己身邊,住進帥府花園中的小樓。這時,馬岳清只有18歲,而張作霖已年近半百。

image.png

  十九歲榮升六太太

  馬岳清是個性格內向的女人。住進帥府以后,除張作霖和壽夫人外,她很少接觸其他人,年齡雖小卻異常穩重。壽夫人本來對她是心存芥蒂的,可后來發現這女孩極柔順、單純,嘴里又很少“雞零狗碎”、飛短流長,就解除了戒備,并且對她還格外照顧。壽夫人吩咐老媽子把小樓中最好的一間向陽屋子收拾出來給她住,帶她去城內著名的萃華金店打金手鐲、金耳環,為她買了幾套像樣的衣服。不僅如此,壽夫人還吩咐廚房,把每天給各房夫人做的百合羹也給她定時送去……

  馬岳清從心里往外感激壽夫人對她的關懷、照顧,“好姐姐”的稱呼掛在嘴邊。一來二去,壽夫人與馬岳清之間的關系越來越親密了。壽夫人的貼身丫環小玉對壽夫人的行為非常不解,不明白她為何對一個丫環這么照顧,心里逐漸對從不干活的岳姑娘產生了不滿。她開始覺得壽夫人偏心眼,整天悶悶不樂,干起活來也不像從前那么麻利痛快了。壽夫人察覺到了小玉的細微變化,覺著該選個適當的機會公開馬岳清的身份了。

  一天,黑龍江省督軍吳俊升和吉林省督軍兼省長張作相一同來看望張作霖。張作霖見兩位把兄弟前來十分高興。精明的壽夫人覺得這應該是讓馬岳清公開身份的絕好機會。晚上,張作霖舉辦盛大晚宴,請來很多客人。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,壽夫人笑盈盈地站起來,說:“大家請靜一靜,我有件重要事情要告訴大家。”說著,壽夫人向門外一招手,只見一個丫環和一個老媽子陪著馬岳清走了進來。眾人面面相覷,不知這位妙齡少女是什么人。壽夫人拉住馬岳清的手,介紹說:“這是大帥的新人岳姑娘。”說完,又指著坐在張作霖兩邊的吳俊升和張作相對馬岳清說:“這兩位是大帥的老把兄,你來認識一下。”吳俊升瞅著岳姑娘,舌頭也不大了,忙稱贊說:“岳姑娘賽過天仙,大帥好福氣呀!”在座的每一位都笑起來。壽夫人忙讓馬岳清在張作霖身邊就座。至此,帥府內外的人們才知道,這位神秘莫測、深居簡出的“丫環”,原來是張作霖新娶的姨太太。

  1924年12月,馬岳清生下了女兒張懷敏。這可忙壞了壽夫人,從請大夫、安排人侍候月子,到孩子滿月辦喜宴,都由她親自操辦。孩子滿月那天,壽夫人從私房錢中拿了5千元給馬岳清,讓她以自己的名義賞給廚房、老媽子和丫環們。難怪張作霖死后,岳姑娘一直如忠實的仆人一樣跟隨壽夫人,直至壽夫人去世,形影不離,個中緣由不言自明。

  馬岳清生張懷敏時,張作霖正在天津。得知此事后,張作霖一紙電報打回府上,告知壽夫人:“女孩尊為六小姐,岳姑娘升為六太太。”喜添嬌女的馬岳清看到張作霖的電報后,感動得淚眼婆娑,抱著給她無限關愛與同情的壽夫人放聲地大哭了起來。

  馬岳清做了張作霖的姨太太后,生活整個顛了個個兒。從前,她是男人手中的玩物,而這時則是受人仰視的貴婦;往昔她無家可歸,任人擺布,現在則飯來張口,衣來伸手,成為座上賓、人上人。她認為這一切都是張作霖娶她的結果,所以對張由衷地懷有一種報恩的心理。

  馬岳清心性善良,雖然得寵,仍謙和自重,與張作霖所有的夫人和睦相處。對于愛護她關切她的壽夫人更是敬重有加,親如姐妹,贏得了張家上下的一致好感。她也像她所崇拜的五夫人壽懿一樣,在她真正有了夫人地位以后,很注重廣施善緣。不止一次在自己出生地大河村和其他地方出資修廟宇、辦小學堂等。

image.png

  二十二歲貴為“大元帥夫人”

  張作霖娶馬岳清進門后,還真應驗了福星高照的卦語,在政治生涯中一路順風,扶搖直上。先是打勝了第二次直奉戰爭,緊接著又問鼎中原,坐上了陸海軍大元帥的寶座。迷信的張作霖認為是岳姑娘讓他交上了好運,所以更加喜歡她。

  1926年,張作霖力排眾議,執意出關興師。他將剛生過孩子不久的馬岳清帶在身邊,隨伺軍中。巧合的是,這一路上,張作霖的所有戰事都特別順利,即使有什么危險,也能鬼使神差地化險為夷。張作霖的軍隊再次控制北京后,他被各路軍閥公推為安國軍總司令。接著,又取得了南口戰役大捷。張作霖將這些事都與馬岳清的“旺夫相”聯系在一起,興高采烈中,特意帶著馬岳清陪他到北京南苑閱兵。馬岳清成為張作霖六個夫人中唯一享受到此特殊榮耀的人。

  1927年6月18日,張作霖在孫傳芳、張宗昌等各路軍閥的積極擁戴下,在北京中南海正式組成安國軍政府,如愿以償地坐上了陸海軍大元帥的寶座。此時,隨伺在張作霖身邊的,也只有馬岳清一位夫人。所有人見了她,都要尊稱“大元帥夫人”,可以說,這個時候的馬岳清,到了她人生中的最輝煌點。

  張作霖雖然就任了陸海軍大元帥,實現了他多年的夢想。但他一點也高興不起來,甚至還時常發脾氣。這是因為日本人一直想控制張作霖,以獲得更多的在華權益。在北京的這段時間里,日本政府先后多次派駐華公使對張作霖軟硬兼施,要求解決“滿蒙”問題,落實“二十一條”。對日本人的糾纏,張作霖實在難以忍受,所以整日情緒焦躁,火氣大得很。在這期間,一直是由馬岳清陪著他。

  每當張作霖處理完公務回到臥室,馬岳清立刻面帶微笑地迎上前去,先是替張脫下長袍,隨后又端來一杯熱茶,溫存地坐在張的身邊,柔聲細語地勸慰道:“大帥,您不要生氣,身子骨要緊,還是躺會兒歇歇吧!”張作霖喝著濃濃的香茗,看著一臉關切的美人,心情每每由陰轉晴,逐漸平靜下來。

  二十三歲成了寡婦

  1928年6月3日深夜,張作霖由北京返回東北。從北京一上車,善解人意的馬岳清便陪伴著心情不佳的張作霖打麻將。企望以輕松的娛樂來沖淡張作霖心中的不快與憂郁。然而這一次,一直被張作霖視為“護身符”的六夫人卻沒能讓他逢兇化吉,逃離滅頂之災的命運。

  當專車駛入皇姑屯車站,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,將張作霖炸成重傷。巨大的爆炸聲浪將剛想入睡的馬岳清震昏,倒在血泊之中。在醫院中,當她得知張作霖已辭世歸西時,頓時淚如雨下,泣不成聲。等她傷愈出院后,張作霖的喪事已經結束,馬岳清為沒能給張作霖送行而痛苦萬分。

  為了使馬岳清盡快地從痛苦中解脫出來,壽夫人安排馬岳清先到天津住一段時間。此時,馬岳清的父母均已故去,姐妹們也星散各地。很多從前與她私交很深的梨園姐妹,見剛剛23歲的馬岳清就此守寡,皆為她感到不忍。所以,總是勸她趁韶華未逝,不如早做改嫁的打算。當時,馬岳清的身邊,也有不少看中她品貌的官宦子弟,可冰清玉潔、心性清高的馬岳清,此時已看透了官場,也厭倦了官場。一種曾經滄海難為水的凜然心氣,使馬岳清決心自重自愛,情愿為夫守節,矢志不渝。

  張作霖死亡時,馬岳清只有23歲。她把自己完全交給了壽夫人。先是在天津,后又從天津轉滬離港赴臺灣,一直與壽夫人居住在一起。

image.png

  張學良對父親這位年輕的太太十分敬重,在臺灣生活的日子里常去看望她,并每在她壽辰之日親往府上為之祝福。

  馬岳清于l965年在臺灣病逝,生前只有一女張懷敏。

  馬夫人身后,臺灣有關報刊評論說:我們不鼓勵守節,但能為愛而犧牲一切,仍然是值得敬佩的。

本網部分文章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,只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。如對文章內容有疑議,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聯系本網 ,并提供稿件“糾錯”信息。